欢迎光临开封人才网
关于我们 | 加入收藏夹 | English
陈义红:我是如何工作的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这位运动服装产业的重量级玩家并非工作狂,更不喜欢批阅文件,甚至很少穿自己公司的衣服 帮助李宁成为中国本土最大的体育品牌,之后东山再起创立市值近300亿的中国动向,陈义红成为中国体育用品行业勃兴的象征,拥有Kappa在中国大陆、澳门和日本的品牌所有权以及芬兰RUKKA品牌在中国大陆的特许经营代理权。但让外人难以想象的是,这位运动服装产业的重量级玩家却并非工作狂,更不喜欢批阅文件,甚至很少自己穿着Kappa的衣服。然而,这位并不“勤奋”的CEO却在这个向来充满高风险、高失败率的快速消费品行业,领导动向体育在去年仍然获得99.2%的销售额增长,以及高达42.9%的净利润率。他是如何工作的? 我不喜欢对我说的人 我相当喜欢熬夜,经常凌晨一两点钟睡觉,有时候是三四点钟。除非极其特殊的事情,上午10点钟之前我通常不接受任何工作上的安排,因为那时候我还在梦乡。起床对我而言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情,在起床之前,我会来一段静静的苦思冥想。不过当我下决心起床,就从不拖拉。午饭对我而言其实就是早饭,有时是在公司食堂,有时是见客户谈生意。 现在总有一些企业家也羡慕我,原因无他,因为我每天工作的时间通常只有四个半小时,多数人对这个数字表示惊讶。我通常下午一点半才到公司,没有特殊事情六点钟会准时离开。我喜欢特别短时间的工作。 我其实很少批阅文件,多数时候一天也批不上一个。动向上市后融了50多个亿,下面的人问我怎么花,我说你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我只是在最后的结果上签个字。 签字是最简单的事情,最难的事情是计划。做计划的时候,我往往比较在乎和仔细。一般我下午会打开电脑看看公司IT系统内的每天销售额,每天一次,财务汇总数据一个月看一次。作为管理者,我更喜欢电话和当面沟通,EMAIL我不喜欢,也不会,这是我觉得自己比较欠缺的一方面。 我的办公室多数时候只有我一个人,很多时候其实我没有什么事。我也不喜欢找员工谈话,甚至很少主动找哪个总监谈工作。我相信直接管理的好处,甚至很少找总监以上的高层直接谈话,往往是他们有问题了找过CEO之后才来找我。越级管理是不好的,会把中间的人折磨得很难受,所以我几乎从不越级,即使我是这个公司权力最大的人。 我喜欢CEO全权负责。我是一个极度放权的人,从1990年代在李宁公司做常务副总起我就开始放权,当上李宁公司总经理之后就学会了更多的放权,这个好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我的感触是当你坐上总经理的位置,往往逼得你不得不放权。营销、市场、财务、品牌和生产组织,你不可能每一面都很强,所以你要找很强的人、能够和你配合的人、懂得团队合作的人,这是我用人的一个标准。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